福建31选7开奖结果查询 | 书库 | 排行榜 | 新闻资讯 | 交流论坛
浪漫言情 | 耽美小说 | 同人小说 | 综合小说
最新公告: 网站最近系统调试,会出现网站登录不稳的情况。 网站已开通微信、支付宝人工充值,用户充值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备注用户ID,忘记备注的用户请把转账平台、转账时间或者充值流水号发送邮件到后台,我们核实好后会尽快充值。因为是人工手动充值,所以不是实时到账,我们承若是24小时内到账,请大家耐心等候下!
第五十一章 寧願被欺瞞
作者:南佬      更新:2019-03-13 01:39      字数:3650
  暖陽撥雲,透過雲縫之間灑落一方方如水瀑般的金黃光影,落在金光圈上更顯耀眼,魔物不畏光卻害怕神尊靈氣,那一點點像水珠般閃耀的金黃色靈氣打得他們不得不退步,汩嚕嚕噗呼呼黑泥漿滑落結界,埋沒在白雪之中,藏身於鋪雪之下。

  沒了黑抹抹的魔物遮陽,結界內才恢復原本的白日光,也才有一方穿透七彩雲而落下的彩虹陽光,炫麗奪目的色彩引起了謝主恩的注意,他像隻好奇的貓,伸爪抓了抓那一方如水瀑的彩色光影,抓不住的流光引他好奇,仰長頸項朝鎬京方向望去。鎬京之上,七彩雲浮湧有如噴泉,陽光照耀下整座鎬京猶如讓玻璃杯內的玫瑰一樣被罩著,被保護著,還發出點點晶瑩透亮,再看仔細點,還有幾縷裊裊炊煙的白煙霧,染上一層神秘的仙靈之氣。

  咕?!?br />
  看見白煙霧,謝主恩只想到吃的,想到吃的,肚子就不爭氣的咕嚕一大聲,迺著肚子,一副餓壞的小可憐樣瞅著帝辛。

  「我身上的鳳眼豆糕呢?」

  「扔了?!?br />
  「蛤?扔了?」

  「寡人就是扔了那包破東西?!?br />
  鳳眼不屑的飄動,他不但扔了,還整包扔得遠遠的,居高臨下的睨視他就像在說「寡人扔了,你怎麼著」搭著一句不就是牧珆給的幾片糕嗎,他要是想吃,宮裡頭多得是。

  又是咕嚕一聲,迺著肚子,謝主恩當然計較。

  「不知人間疾苦!」

  琥珀眼瞳狠巴巴的瞪著他,食指兇巴巴地指著他的鼻頭。

  「只要是能吃的東西,你都不該亂扔!」

  搭著肚子咕?!淮舐?,兇巴巴的氣勢瞬間又變成了餓壞的小可憐樣,憤憤地咧嘴,他謝主恩現在就是餓得不開心。帝辛劍眉擰蹙,一時語塞,撇撇不服氣的唇嘴,回頭他也跟著生悶氣?;仡^一想,想來想去都怪那個牧珆,好端端的送什麼豆糕給狐狸,惹他心煩,還惹得他們倆不開心。

  「大不了回頭寡人再賞你一箱、一櫥子的鳳眼豆糕!」

  謝主恩眼神微瞇,似乎在算計什麼,琥珀色眼眸流過狡黠的光流,食指算了算後回眸,兇巴巴的用鼻孔看他。

  「小斑他們也要?!?br />
  「整個三央院,寡人也給得起?!?br />
  聽見這話,謝主恩露出得逞的淘氣笑容,咧嘴笑的時候還露出可愛的小獠牙回一聲。

  「好?!?br />
  跳起身,他爬上玄暘的虎身後趴在長滿鬃毛的後頸上,側臉貼著玄暘的後頸,跨坐後的銀白色尾巴悠悠的晃了兩下後又補了一句。

  「那我要豆沙多點,再甜一點那種!」

  還點起餐來了!這回,換帝辛眼神微瞇,但他也不是打量算計他什麼就是瞅著他身後那坨搖來晃去的邪惡尾巴,說實話,他還真有點想念謝主恩這坨尾巴,淘氣、頑皮。

  「哪敢情,要不要參松子?」

  雪白色的狐貍豎地一下拉直,而後又悠晃了好幾下,瞅著是喜歡松子的,但那賊溜溜的眼珠子似乎又在打量什麼是,猶豫得很。

  「先來個一半一半,我也不知道小斑愛不愛吃松子,萬一他不喜歡吃,那不就便宜我了?!?br />
  回頭又露出可愛巴巴的笑容,朝他眨眨眼。

  「我不貪吃的。記住。一半甜點的,一半又松子的。嗯~?」

  「嗯?!?br />
  他嗯~來,他便嗯回去,嗯得謝主恩噁心的打冷多嗦,嚷著讓他別嗯~,說他一嗯,感覺像什麼男大姐長鬍子還化濃妝,聽不懂男大姐,但帝辛也沒想自討沒趣地追問,總之那什麼男大姐一定又是批評他的話。

  回頭張手攀著玄暘趴伏在地上的虎腿骨,單腳一蹬,英姿颯颯的翻坐在玄暘諾大的虎骨之上,雙手越過謝主恩攥拉鬃毛,將謝主恩抱在懷裡。他這麼一抱,謝主恩不樂意了,直讓著要抱也是他抱,跳起身他就繞過帝辛,坐在他身後,然後學帝辛越過他的腰身而後…

  他短短的手臂搆得老直,手爪抓了兩下,隔著帝辛高大的身軀,他像個盲眼人一樣拉直的手爪,卻還是尷尬的抓不到鬃毛。帝辛低頭好笑的看著肚子前拼命勾抓的手爪,而後仰頭大笑,手掌一拍就讓玄暘起身趕路。

  「抓好了!哈哈哈—」

  離心力讓謝主恩不得不抱著帝辛,這下他只能小鳥依人的從身後緊緊的抱著帝辛,也就這麼一抱,耳朵貼著他結實的背肌聽著他鬧哄哄的笑聲,不知怎地也就不怎麼計較誰抱誰這事。

  玄暘虎足蹬天,飛行十里,落地一跳又是十里,飛過山嶺也只是一瞬間,又過一山嶺,玄暘落地喘息間,帝辛允他休息片刻,伴著湖邊喝了兩口雪水。

  謝主恩還抱著帝辛,他那是沒意識的抱著,跨坐在虎身上四處眺望,眺望這片遠古的大商朝。那是一片雪白覆蓋,沒有高樓大廈,沒有穿樓列車,放眼望去只有七彩雲下飄散著縷縷炊煙,那片如瀑布從天頂傾瀉而下的七彩雲嵐又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帝辛。咱們要不要…」

  「不要?!?br />
  「我還沒說完呢?!?br />
  帝辛左手一把抓,就抓住那狡黠的搖來晃去的雪白尾巴,用膝蓋想也知道這隻狐狸,貪玩!

  「你定是想去探探那片雲下是何等景象?!?br />
  「你不想?」

  帝辛停頓了下,臉上有說不出來的躊躇和猶豫:「寡人還得為戰事煩心?!?br />
  「戰事~就是得趁著姬昌不在,咱們才更得去探探不是?」

  賊溜溜的眼色轉了一圈,又說等姬昌回來,再來探,他便有了防備,他雙手掌一拍然後兩攤。

  「那豈不是白搭~」

  帝辛睨視他琥珀色的眼瞳,仍是沈默。他想探也不想,一種害怕面對真相的恐懼如浪潮打在他的腦門裡沖得他無法思考。謝主恩往前探頭,見著他猶豫的臉色,食指一戳,正中他的眉心。

  「帝辛,他要是沒欺瞞你,你去探,也能心安?!?br />
  拿開手又戳了他額心一次。

  「可他要是真欺瞞你,你是想著一輩子都裝作不知情?」

  要是他,他絕對不允許自己就這麼糊裡糊塗的過完一輩子。上一世已經糊塗過了一世,嚐過的苦澀,他不想再嚐。帝辛一把抓下他無禮的食指,斂下眼掩飾一瞬即逝的傷心難過。

  「我先祖造字創大商文物,教育百姓,共創兩千零七十七個字,直到寡人傳承,再創新文字,卻讓老臣說是初生之虎,咆聲有樣卻無牙?!?br />
  聽不明白帝辛和他扯這些做什,謝主恩沒出聲打擾,就是靜靜地聽,聽帝辛回憶往事,說他五才遇太傅姬昌,那時候提出創字這事,唯有姬昌贊同。

  「他與寡人又創了一千字,三年內通行整個大商,在我十六才那年出宮巡禮,那等風光和富饒還在我腦海迴盪,可這不過短短十年…不過短短十年,斬妖收神,米穀不勝,活吃狗肉,滿谷鬼火…」

  見不慣憂鬱的帝辛,謝主恩用力的拍了玄暘的後腿,憤狠狠的喝了一聲。

  「走!去鎬京!」

  回頭還嚷了申公豹,讓他吊頭,一塊去鎬京。帝辛伸出手臂,長袖一揮霸氣十足,嚷了一聲誰敢,玄暘自然是不敢,卻已經撐起身,蓄勢待發。謝主恩回了一句「我敢」,攀著他的肩頭,他又繞回了帝辛前座,一屁股坐下後回眸高傲的仰視。

  「姬昌就是吃定你這種畏頭縮尾的心態,量著你不會查,才放心的遠赴東北。你突然地來個大突襲,還不殺他個措手不及!想著就大快妖心!」

  「殺什麼殺!別胡說八道!他赴東北,那是東北恰有……有戰事?!?br />
  弱巴巴的回了一句,一點說服力也沒有,謝主恩冷哼一聲,說他都沒底氣了,要不要再聽他說兩句,帝辛聽著還是不服氣,卻也沒制止他。謝主恩還真看不慣他悶葫蘆樣,索性自顧自地侃侃而論。

  「姬昌腦子裡裝了一堆帝王之學,創世之智,他教你越教越不服。你定會說有什麼不服,說他本來就該教寡~人。但你試想…這寡人的治國盛事還是他教出來的!」

  一個彈指,他眼神放遠望向那片七彩雲。

  「聽懂沒?」

  見帝辛沈默,他好心的翻成白話,像個書生搖頭晃腦。

  「言下之意就是— 你這蠢材!有什麼資格當皇帝!還得讓他教,那不如他來當!」

  說他來當最後三字時,回頭,用食指戳著他的鼻尖,帝辛也難得的沒嚷什麼放肆,眼神閃過一抹平平淡淡的憂鬱後抓下他的手指,而後陷入片刻的沈默。謝主恩愣了下,覺得愧疚,但說愧疚似乎又比愧疚來得酸澀,要真的拿什麼來比喻的話,大概就是看著帝辛沮喪,他自己也像消了氣的皮球一樣軟趴趴。

  「玄暘,走吧。去鎬京?!?br />
  「真要去!」

  驚訝的回頭正巧遇帝辛眼對眼,鼻對鼻,帝辛鳳眼印著他這張狐狸臉。狐狸說的這些話,他都想過,卻不願意承認,心裡頭還念著一份師生情誼,皇家孤獨,皇子寂寞,唯一的陪伴是元喜、牧珆,而後就是姬昌。

  「去?!?br />
  伸手捏著狐狸微微暈紅的臉頰,捏出了淡淡的紅暈,但他沒真的用力,是狐狸的皮膚太嫩,輕輕一碰就染上粉紅。

  「不去,更蠢不是嗎?寡~人豈能…讓他欺瞞到底?!?br />
  二十一年師生情誼,到頭來,是愚蠢嗎…

  見他喃喃的又念一句,謝主恩心頭跟著抽了下南佬原創,忽然有些明瞭帝辛不揭開謊言的原因。那是因為—寧願假裝被騙,也不願意揭開傷人的真相。這讓他想起上一世的自己,明知道廠長騙他,明知道男人騙他,他還是選擇傻傻的信任,最後淪為他們眼中被玩弄的笨蛋。他想,大概只要是人都會如此脆弱吧,明知道是謊言,卻還是選擇相信,只因為真相太過傷人。

  仰起琥珀色眼瞳,帝辛下巴微微冒出煩躁疲憊的鬍渣,深邃的眼神透出一抹正經的憂鬱,謝主恩也跟著靜了下來,疲憊的身子稍稍往後偎了偎,伸手他想攥攥帝辛的手給他一抹算是同病相憐的安慰,卻又不想自作多情。突然一隻手臂將他一把往後帶,讓他貼著他溫暖的胸膛。

  「靠緊實些,風大,灌風呢?!?br />
  「你拿我擋風?」

  「為寡~人擋風,那是恩寵?!?br />
  學著他賤巴巴的語調,哼笑後便是一把將他拉進懷裡,帝辛沒讓他有機會反抗,貼著他彎身伏貼玄暘後頸上的鬃毛,乘風又是一回飛奔。一絲絲溫暖透過薄薄的衣料,謝主恩的體溫傳給了帝辛,帝辛也傳給了他,兩人誰也沒在說話,貼近的呼吸聲,一吸一吐間頻率漸漸相近,漸漸平穩。

  ***南佬原創***

  南佬的話:

  感謝bobbydog95打賞,真心感謝~感謝你再次出現在粉絲排行榜上,感謝你喜歡這一本~能喜歡這本妖狐滅真是太好了~(緊緊抱)

  感謝大家推薦~